【工廈動起來】-HKET

(2015.04.10)做運動,場地不離室外與室內,前者包括球場、緩跑徑、公園等,後者離不開 Gym Room、泳池或室內運動場。有沒有想過把運動場地移師至工廠大廈?現時的工廈業務種類早已百花齊放、百家爭鳴,當中有些運動項目更由外國首次引入,聞所未聞,舒展城市人硬綁綁的筋骨同時,新鮮感亦爆燈!


【6,500呎抱石場食腦消脂– Weekend Weekly #780

(2014.08.21) 想夏日燒脂,室內攀石幫到你。曾是香港攀石化表的攀登教練朱嘉偉,自己一手包辦設計石線及石牆,在觀塘重新打造GoNature室內攀石場,佔地6,500呎的場地,分體能、技術、初學及抱石場(Bouldering)4個區域。


【狂熱蜘蛛俠 智鬥岩壁】- Ming Pao

(2014.04.08 ) Terry Chan一身休閒的打扮,背着一張軟墊來到預先約好的訪問地點,位於觀塘工廠大廈地下的一家室內攀石場。軟墊是野外攀石的道具,他那天去了荃灣蓮花山攀完石才過來。平時他多在室內攀石場練習,那一天剛好休假
,便約了幾位朋友到野外去,正因為這樣,他到達的時間比約定時間遲了一點。三年前,Terry成為醫院的手術室助理,也是三年前,他開始瘋狂沉迷攀石,把大部分時間和精力用於攀石,有時在野外攀完還不夠,
同一天下午還會到室內攀石場繼續。

Karl是Terry在同一個室內攀石場——GoNature Climbing Gym的攀友,兩人認識於一年前,是該攀石場剛開張不久之時。Karl玩攀石已有15年,也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攀石發燒友,雖然自從有了家室和小朋友後,幾乎不去野外玩了,但仍然每天都到室內攀石場玩。Karl表示,香港玩攀石運動的人雖然有所增長,有的學校還加建了攀石牆,但因為社會較功利,對於像攀石這樣的非奧運項目重視不足,大多數人只當成是極限運動,「不覺得能練到什麼」,有些人更不把它視為正經事;因為攀石「難玩難精」,很多人很快就喪失熱情,轉玩其他。Karl形容攀石是一種「面對挫敗的運動」,「挫敗到有時連起步都不行,就算穿再好的裝備也不會有什麼幫助」。


【攀石代表隊 為理想向上爬】- 星島日報 九龍東區地區報 第39 期

(2006.12.8)昔日在順利邨臨屋區四圍爬的頑童,現已成為香港攀石代表隊成員。雖讀書不成,但朱嘉偉抓緊人生懸崖,一步一步向上爬。


【向上爬】- 壹週刊 第886期

(2006.10.12) 當獅子山下還是木屋處處的年代,朱嘉偉因家貧沒錢買玩具、遊戲機,唯一的本領也是唯一的遊戲,是天天在順利邨徙置區爬來爬去;垃圾筒、圍欄、電錶…


【向左爬 向右爬  GoNature室內攀石牆– 逛通Guide

(2004.06.18)


【Fit男Fit女 攀石少年闖高峯– 蘋果日報

(2004.05.17) 攀石,被視為其中一種終極運動,因為攀石運動員要挑戰的是大自然的地心吸力;所以要成為出色攀石運動員,就要有鋼條般肌肉、不屈的鬥志,就像今次《校園 fit人類》主角何善揮和陳志焜。

別看練習攀石三年和五年的何善揮(揮仔)和陳志焜(阿焜)在室內攀石牆輕鬆來回,就以為很簡單;其實攀石需要全身肌肉協調,才能攀得高、攀得耐,揮仔說:「很多人以為攀石單用手臂力,其實是錯誤,攀石運動員要運用全身肌肉,以特定動作和步法一步一步上,所以全身都會變成結實,好像鋼條身形。」

練得肌肉結實鋼條形
他們由數年前參加攀石同樂日和初班,到現在晉身港隊,接受更專業練習,攀石在他們的生活中已十分重要,阿焜說:「港隊逢星期五都會練習,一練就四、五個小時,更會針對不同體能隊員作特訓;好像耐力不足,就做耐力練習,要隊員不斷攀四分鐘,然
後休息四分鐘,如是者四次為一個循環,一課耐力練習要做兩循環。」
除了港隊練習,兩個小夥子還意猶未盡,每
星期抽兩天到私人室內攀石牆練習,更跑步練氣及做力量練習,揮仔說:「攀石運動員一定要保持肌肉形身材,因為體重增加,等於要自己背負更多東西行上山一樣;所以我們很注意體重,練習前會先做一系列力量練習,好像引體向上、掌上壓,平時飲食又盡量避開煎炸、高脂肪食物,保持鋼條身材。」

目標亞洲青少年賽
如斯刻苦地練習,原來他們都有一個目標,他們異口同聲地說:「我希望在亞洲青少年錦標賽取得第一名。」


香港ポストHong Kong Post

(2004.02.20)


【人間搜畫:攀越高峰– 香港電台

(2004.02.02) 攀石又名運動攀登﹐分為難度、速度及抱石賽三種。源於前蘇聯等東歐國家,六十年代期間,攀登比賽是在天然岩壁,以速度形式進行。在天然岩壁進行比賽,除了危險性較大,還會對環境造成破壞。八十年代後期,國際間開始建造及使用人工模擬岩牆進行比賽,「運動攀登」隨即誕生,並同時傳入亞洲,香港也隨之引進。十年前開始,這項運動受到政府及志願機構注意,現今香港己有二十多處地方設有人工岩牆。活動的岩牆可以在室內的體育館或戶外地方安裝,運動員無需長途拔踄到山野間的天然岩石練習,更可在不受天氣影響之情況下,更專注於攀登技術。

朱仔和志偉是香港運動攀登代表隊的成員﹐一個喜歡挑戰難度﹐另一個喜愛突破速度極限﹐二人均是香港頂尖的攀石好手。在節目中他們不斷挑戰自己、挑戰難度,讓觀眾一享他們對這項運動的熱愛和面對的無奈。由於運動攀登仍未被香港政府列為國際比賽項目﹐所以現階段為運動員提供的資源非常有限﹐運動員發展的空間可說極為有限。

朱仔和志偉二人對攀石有很大的抱負;在客觀環境限制下﹐二人唯有另覓空間﹐期望可將理想實現。朱仔希望多一些人接觸攀這項運動﹐所以他努力兼職維持自己的攀石場;之餘,他更學習一技之長﹐為自己前途鋪路。志偉為回饋母校啟發他對攀石的興趣﹐於是回校教學弟學妹攀石﹐希望將他們訓練成出色的運動員。對於前途﹐他會多給自己五年時間去發展攀石﹐為香港增光。

運動攀登講求頭腦、身體四肢的配合、進行時要求運動員精神要高度集中、又要姿態優美。在香港要成為專業的攀登運動員﹐既要滿足這些嚴格要求﹐又要解決資源不足的問題﹐箇中艱苦可想而知。在香港要‘攀越高峰’﹐可是殊不簡單﹗


【刺激 X Game 現代蜘蛛人– i.SHOP

(2003.09.09)